人參皂苷人類腫瘤靶點被發現

時事新聞

【本報訊】(記者許守年)日前,認證人參抗腫瘤功效的重要線索—人參皂苷的人類靶點,被吉林大學生命科學學院博士生導師金英花課題組成功發現,這將為抗腫瘤藥物的研發提供新思路。部分成果在《自然》旗下開放子刊《科學報告》上發表,這是有關人參皂苷人類靶點的首次報導。人參皂苷是人參的主要活性成分,但是其作用靶點以及作用的分子機制未獲解析,使人參功效不被國際主流生物、醫學界廣泛認可,其應用也受到限制。2014年,金英花課題組開始對人參皂苷開展現代生物學研究,系統篩選人參皂苷人類靶點。經過3年多努力,發現了47個靶點,並通過現代生物學研究手段確認了9個與人類腫瘤直接相關的靶點。這一結果向人類提示人參用於開發抗腫瘤藥物的可能性。金英花介紹,經消化酶和腸道菌群的代謝作用降解為小分子量的稀有皂苷才能被吸收。人的腸道菌群種類和數量因人而異,導致人參皂苷的吸收和利用存在巨大的個體差異,因此人參僅在部分人群中發揮功效,在大部分人群中功效不明顯,並容易引起上火和升血壓等副作用。所以,需要通過科學加工使人參的活性物質轉化為活性強、生物利用度高的成分,消除其帶來的副作用。

尚無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時事新聞
接吻或聚餐不會感染幽門螺桿菌

 【本報訊】接吻或使用筷子聚餐會感染幽門螺桿菌?發現幽門螺桿菌的2005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得主巴里‧馬歇爾教授,近日糾正了上述誤傳。

  馬歇爾說: 「目前沒有充分的資料證明,幽門螺桿菌通過使用筷子用餐傳播。的確有些關聯性的資料,比如亞洲家庭採用傳統進餐方式,幽門螺桿菌感染率會稍微高一點,採取西方的分餐制感染率低一點,但沒有證明存在因果關係。」

  「此外,在口腔內部很少發現幽門螺桿菌。雖然有研究發現,如果夫妻雙方都感染幽門螺桿菌,他們有50%的幾率感染同一個幽門螺桿菌亞種。但實際上,夫妻的親密接觸方式有很多種。而且即使夫妻雙方有一人感染幽門螺桿菌,可能也要幾個月後另一個人才會感染上。」

  幽門螺桿菌已被列為胃癌的主要致病原因。而馬歇爾認為,中國大陸公眾對幽門螺桿菌缺乏認知和重視。

  他目前仍持續致力於根除幽門螺桿菌的研究,並且已幫助在大陸建立了6個相關專案點。

時事新聞
一種藥物三期臨床試驗失敗 阿茲海默病病因再起爭議

【本報訊】美國製藥巨頭禮來公司日前宣佈,其輕度阿茲海默病藥物Solanezumab在三期臨床試驗中失敗。這意味著醫學界在抗擊阿茲海默病方面遭遇又一次重大挫折。

  禮來當天發表聲明說,在一項包括2100多名輕度阿茲海默病患者的三期臨床試驗中,Solanezumab治療組與安慰劑組相比「沒有在統計學上顯著減緩認知衰退」,該公司將放棄向有關監管機構申請上市許可。禮來在這一藥物的研發上投入數億美元。

  據有關統計,過去10多年中,有數百種針對阿爾茨海默病的藥物研發,但失敗率超過99%。

  阿茲海默病,又稱早老性癡呆症,是一種中樞神經系統退行性疾病,是最常見的癡呆症類型,臨床表現為記憶障礙、失語等。這種疾病被認為與貝塔澱粉樣蛋白在腦內過度蓄積有關, 而Solanezumab正是針對貝塔澱粉樣蛋白的藥物。

  一些專家因此認為,這一藥物的臨床試驗失敗可能意味著抗貝塔澱粉樣蛋白的治療途徑並不可行;但也有人提出需要更多資料證明這一點。

  英國布里斯托爾大學教授彼得‧羅伯茲在一份聲明中說,他對Solanezumab的失敗「一點也不感到驚訝」,「在我看來,問題完全是根本性的。還沒有令人確信的證據顯示澱粉樣蛋白蓄積與人類認知缺陷之間存在清晰的關聯」。

時事新聞
病毒可直接轉化為疫苗

 【本報訊】國際期刊《科學》刊發北京大學藥學院院長周德敏教授、張禮和院士課題組的突破性研究進展,題為「製備複製缺陷的活流感病毒疫苗」。周德敏教授的博士生司龍龍和徐歡為該論文的共同第一作者。該研究成果被稱為是一種「革命性」或 「顛覆性」的發現。

  周德敏介紹,流感等致命性的病毒傳染病及其週期性暴發,其幕後黑手是結構多樣、功能複雜且變異快速的病毒,而疫苗是預防病毒感染的有效手段。當前,臨床使用的疫苗或因病毒滅活致免疫原性和安全性差,或製備工藝複雜,或因病毒突變致免疫逃逸失效。在國家創新藥物專項、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和國家「973」計畫的支持下,周德敏、張禮和課題組以流感病毒為模型,發明了人工控制病毒複製從而將病毒直接轉化為疫苗的技術,即在保留病毒完整結構和感染力的情況下,僅突變病毒基因組的一個三聯碼,使流感病毒由致命性傳染源變為了預防性疫苗。

  如果再突變三個以上三聯碼,病毒由預防性疫苗將變為治療病毒感染的藥物,並且隨著突變三聯碼數目的增加而藥效增強。這一技術不僅使疫苗研發不再複雜,而且擺脫了對病毒生物學知識獲得的依賴,並適用於幾乎所有病毒。這一發現顛覆了目前病毒疫苗研發的理念,是活病毒疫苗的重大突破。

  周德敏說,此次研發的活病毒疫苗保留了野生流感病毒完全的感染力,只是將它感染人體後在細胞內的複製和生產新病毒能力剔除了。通過這種方式保留了病毒感染人體引發的全部免疫原性,即體液免疫、鼻腔黏膜免疫和T-細胞免疫,而對人體的毒性被控制了。

  這種方法完全不同於當前使用的僅部分免疫的滅活疫苗,也不同於仍然保留弱複製能力而有毒性危險的減活疫苗。這種方法可以做包括愛滋病、SARS和埃博拉出血熱等幾乎任意病毒性傳染病的疫苗和治療性生物技術藥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