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率控制早 心衰預後好

中西醫結合/現代醫藥

文/楊傑孚
心力衰竭(心衰)是當今最重要的心血管疾病之一,治療手段在近20年來取得了較大的進展,探索的步伐從未停止。隨著近幾年來多項關於心衰患者心率控制的研究結果公佈,使得心率控制成為心衰治療領域的熱議話題。
心率增快導致心衰惡化
心率是身體新陳代謝的重要標誌之一,是指心臟每分鐘跳動的次數。正常人平靜時的心率為每分鐘60~100次,運動時心跳會加速。通常心率會隨著身體機能的不同狀態而發生相應的變化波動,超出正常範圍的波動則被稱為心動過緩或心動過速。心動過緩是指心率每分鐘低於60次,常發生在健康的青年人、運動員以及處於睡眠狀態,又或出現在嚴重缺氧、甲狀腺功能減退、服用某些藥物時。反之,心動過速是指心率每分鐘超過
100次,常發生於健康人吸煙、飲茶或咖啡、飲酒、體力活動及情緒激動,或是處於某些病理狀態,如發熱、貧血、甲狀腺功能亢進、充血性心力衰竭時。
科學家們早就發現,動物一生中的心跳次數是較為恆定的,體積較小的動物心率很快,每分鐘可達數百次,如鼠類、兔類等,它們的壽命僅為1~3年。而體積較大的動物,如鯨魚心率每分鐘僅20次左右,其壽命可達30~40年。格拉帕哥斯烏龜的預期壽命能長達177年,它的每分鐘心跳僅有6次。人類的心率與健康和壽命之間也存在相應的關聯 。 2014 年 中 國 大 陸 發 表 在《Hypertension》雜誌上的一項研究顯示,心率增快(靜息心率78次/分)的血壓正常人群較心率慢者在3.5年隨訪中更易發展成為高血壓患者,而且年輕個體出現心率增快後更容易發展為高血壓。另一項對2000余名中國患者隨訪9年的研究發現,高血壓合併心率增快(>80次/分)者的卒中、冠心病
及心血管病風險增加。此外,心率增快還會對心臟產生多種不利影響,包括誘發心肌缺血或心肌結構發生異常改變,使心血管不良事件發生率增高。近年多個臨床研究的結果表明,心率的增加是心血管疾病發生發展的關鍵預測因數,更是導致慢性心衰患者心功能惡化或死亡的獨立危險因素。
心率控制成為心衰治療重要靶標
心衰作為大多數心血管疾病進展的終末階段,存在神經內分泌系統的啟動。以往的觀點認為,交感神經啟動在心衰的早期階段可通過加快心率作為代償機制,以提高心排血量,維持臟器的供血及代謝需求,對身體存在一定保護作用。目前越來越多的證據卻表明,持續增快的心率對心衰患者同樣存在不利的一面,增加的心率可導致心臟舒張期縮短、冠狀動脈血流減少、心肌耗氧增加、心肌細胞凋亡,心室顫動閾值降低(更易發生
心源性猝死)等。
通過藥物治療降低心率則可更好地改善心
衰患者的遠期預後,心率控制也因此成為目前各國指南推薦的心衰治療的重要靶標。近期更有研究者發現,心衰患者出院後3個月內的死亡率和再住院率分別高達15%和30%,這一出院後易損期的存在與患者心功能尚處於恢復階段、口服藥物治療未達到最佳劑量、心率水準偏高都有密不可分的關係,體現了慢性心衰的早期藥物治療優化,以及心率控制儘早達標的重要意義。
控制心率藥物有更多選擇
作為當前廣泛使用的減慢心率的治療藥物,β受體阻滯劑降低心衰患者病死率和再住院率的療效已由多項大規模臨床研究反覆
驗證,目前各國心衰指南均將其推薦為心衰的標準治療。由於其存在一定程度的抑制心肌收縮力和收縮支氣管作用,使用時需由小劑量開始,逐漸增加至最大耐受劑量或靶劑量。在實際臨床應用中,部分患者由於呼吸道疾病、血壓過低、乏力、心功能不全加重等耐受性原因,限制了該藥的使用或劑量上調,難以有效控制患者的心率水準。一項國際多中心流行病學調查研究顯示,中國大陸門診心衰患者的β受體阻滯劑使用比例、劑量以及心率控制水平均較歐美各國存在較大差距。
伊伐佈雷定作為一種可有效降低心率的新藥,通過選擇性降低竇房結細胞的自律性發揮減慢心率的治療作用,對心肌收縮力
和氣道均無不良影響。該藥已於歐洲臨床應用多年,2015年4月獲批在中國大陸上市,將為中國大陸心衰患者的心率控制帶來 了 新 的 解 決 方 案 。
SHIFT研究結果證實,在慢性心衰患者中使用β受體阻滯劑的同時聯合應用伊伐佈雷定,可進一步控制患者心率,顯著降低死亡率及再入院率,改善患者心功能,提高生活品質,並節約整體醫療花費,也因此得到國內外心衰治療指南的一致推薦。當前中國大陸心衰患者數量龐大,對治療藥物的耐受性因素限制了指南的依從性和預後的進一步改善。伊伐佈雷定在傳統的標準治療藥物基礎上能夠更好地控制心衰患者心率,改善其遠期預後,使中國大陸心衰的標準化治療又向前邁進了一步,也為廣大慢性心衰患者帶來了新的希望。

尚無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中西醫結合/現代醫藥
美科學家開發出大腦植入方法

文/錢顏

  美國萊斯大學的研究人員開發出一種新型裝置,可利用快速流動的液體將柔韌的導電碳納米管纖維插入大腦,以記錄神經元活動,這種基於微流體的技術有望改善通過電極感知神經元信號的治療方法,為癲癇病及其他疾病患者帶來福音。

  研究人員認為,基於納米管的電極最終將幫助科學家發現認知過程背後的機制,並與大腦建立直接互動介面,使患者能夠看到、聽到以及控制假肢。

  該裝置利用快速流動的液體所施加的力,將柔韌的絕緣纖維輕輕推入腦組織而不變形,而現有的利用堅硬的可降解護套將電線遞送到大腦中的方法可能損害敏感的腦組織。

  實驗室及體內實驗均顯示,微流體裝置能夠迫使黏性流體在細纖維電極周圍流動,快速流動的液體緩慢地將纖維拉過小孔通向腦組織,由於電極周圍的拉力分佈均勻,纖維不會發生彎曲,且液體也不會通過小孔進入大腦。

  碳納米管纖維能夠在各個方向上傳導電子,但只能在其尖端與神經元溝通,因此該團隊開發出一種塗層技術包覆納米管使其絕緣,並保持納米管的直徑在15~30微米之間,遠細於人的頭髮。

  研究人員認為該技術最終能夠實現將密集排列的多個微電極送入大腦,使嵌入式植入物更安全、更容易。由於該方法在植入過程中造成的損傷較小,能夠將更多的電極放入大腦中的特定區域。

中西醫結合/現代醫藥
乳腺癌是慢性病可控可治不可怕

文/邵志敏胡夕春鄭瑩柳光宇余科達張劍(復旦大學附屬腫瘤醫院)

  每年10月是乳腺癌防治月,又稱「粉紅絲帶月」。粉紅絲帶作為全球乳腺癌防治活動的公認標識,旨在宣傳早預防、早發現和早治療。粉紅絲帶,一份關於乳房,關於愛和美,關於生命溫度的詮釋。

  對於早期乳腺癌患者,治療後的5年生存率超過90%;而診斷時為晚期的患者,其5年生存率只有30%。伴隨著乳腺癌高發的現象,乳腺癌治療在關注療效的同時,也更加重視疾病對於患者身心健康的影響。

  相較於肝癌等其他癌種,乳腺癌並不算兇險,並且治療手段更為多樣,故對於晚期無法治癒的患者也能夠逐步實現帶瘤生存,真正地將乳腺癌這一「紅顏殺手」當作一種慢性病來管理和治療。晚期乳腺癌患者在帶瘤生存的同時,應當強化全程管理模式,長期維持有效的治療方式。在疾病進展後及時變更為有效的治療方式,讓患者獲取最佳療效。隨著乳腺癌治療手段的多樣化,從早年單純的手術治療方式到化療藥物的運用,以及後來內分泌治療、靶向治療藥物的出現,都提高了患者的生存率。另外,近年來,個體化治療、精准醫療等概念的提出,也為乳腺癌患者的預後改善帶來更多的可能性。

  既然乳腺癌是慢性病,那麼手術之後的綜合治療更為重要。乳腺癌術後的病理指標關乎患者的治療方案。手術後,病理指標的HER2陽性不但意味著5年內的復發風險更高,也是生物靶向治療決策的依據。內分泌治療的決策主要依賴於雌激素受體(ER)的檢測。每種治療手段都有相應依據和最佳方案,按照醫生指示,積極配合治療便是最佳的自我管理。另外,對於乳腺癌患者的術後隨訪,我們建議術後兩年內每3個月進行一次;3年~5年內每半年檢查;5年以後可以考慮每年複查,隨訪期間如有不適應及時就診。

  癌症治療後的5年內是復發的高危時段。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常常用5年生存率來衡量某一癌症的治療效果。但是乳腺癌患者有所不同,部分乳腺癌患者雖然在手術治療後的5年內隨訪並無異常發現,卻在隨後幾年中復發。究其原因,乳腺癌分子分型中的腔面型乳腺癌(Luminal型)具有這樣的生物學特點。因此,對於這部分患者所進行的內分泌治療,現有的臨床試驗證據支持從5年的治療時長延長到10年。絕大多數乳腺癌都屬於Luminal型,這類患者對內分泌治療敏感,但是由於治療時間長,部分患者的依從性不佳,為長期治療帶來了潛在的風險。因此,對這類患者普及全程管理的概念,才能確保長期治療的效果。

乳腺癌復發不是世界末日

  姚貝娜、陳曉旭、阿桑,一提起這幾個名字,大家就想到乳腺癌這個「紅顏殺手」。早診斷(日常的體檢篩查)、早治療和規範治療,對乳腺癌的根治非常有幫助。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原來根治性治療後的患者,仍然有20%~30%的復發轉移,又或者因為發現較晚,一開始就是轉移性乳腺癌的比例達3.5%~7%。按照最新統計,我國每年因乳腺癌死亡患者將近5萬,分別占全球的12.2%和9.6%。然而,乳腺癌一旦復發轉移真的就那麼可怕麼?其實不然。乳腺癌復發轉移並不是世界末日。宋美齡77歲查出乳腺癌,經歷手術、復發,即使在缺乏新藥等治療手段的時代,最後也活到105歲。

  乳腺癌術後導致復發轉移的因素有很多。除了病理類型,年齡<35歲、淋巴結轉移數目越多、腫瘤越大、分級越高、有脈管癌栓、激素受體表達低、HER2(人類表皮生長因數受體II)表達高等因素也會導致復發風險增加,患者可和主管醫生溝通交流。復發其實也包括局部復發和遠處轉移兩種。對於經過醫生全面評估後認為,有再次根治機會的局部區域復發轉移的乳腺癌,強烈建議將局部復發灶切除。例如,保乳術後復發的患者可行全乳切除,胸壁復發結節可行手術切除。這些患者後期建議,再次鞏固化療±靶向治療(有證據表明可改善生存時間),後續可到放療科評估是否需要進行胸壁和區域淋巴結放療。對於術後遠處轉移或初診時已是晚期的患者也不必過度恐懼。目前,針對轉移性乳腺癌的藥物治療呈現多樣化,但如何選擇很有講究,需要依據循證醫學的證據和醫患之間的良好溝通。

  乳腺癌復發轉移後,不建議一味地姑息等待。而是在支持治療的基礎上,進行積極地個體化干預,這樣會顯著延長生存期。因為,乳腺癌雖是一類複雜的疾病,但國際上已經有了充分的認知,對其進行了4個不同分子特性亞型的分類,如激素受體陽性型(A和B)、HER2陽性型和三陰型等。不同亞型具有不同的治療敏感藥物,耐藥機制也各不相同。

  乳腺癌復發轉移後的認識、治療中有存在很多誤區。這些誤區影響到人們治療乳腺癌的積極性。只有正確認識、科學治療,在通過病人、家屬、醫護人員之間良好而密切的配合,才能夠提高復發轉移性乳腺癌患者的生活品質和生存期。雖然乳腺癌有復發、轉移,但經過多學科協作和個體化的治療,並不可怕,更不是世界末日。

乳腺疾病診療莫入四大誤區

  當前,中國乳腺癌發病率的增速是全球平均增速的兩倍。乳腺癌是一個多重病因的疾病,不僅與我們的易感性和基因有所關聯,也跟我們的生活方式息息相關。在乳腺疾病的診療過程中,很多人都會出現認識上的偏差。

誤區一:乳腺小葉增生是乳腺癌的早期信號

  乳腺小葉增生會越來越厲害,雖然暫時可能良性的,但必然朝著惡性方向發展,所以必須馬上處理,立即手術。

  解析:乳腺是一個內分泌調控器官,受到雌孕激素調控。隨著月經週期造成的雌孕激素體內波動,乳腺細胞有時增生,有時退縮。雌激素水準高的時候,乳腺細胞就膨脹生長;雌激素退去的時候,腺體就收縮鬆弛,小葉增生程度跟女性正常生理週期往往相吻合。所以,小葉增生只是一個正常女性的必備特徵而已,是生理現象,而非病理現象。從正常的小葉增生到乳腺癌,中間要經歷輕度增生、高度增生、輕度不典型增生和中重度不典型增生等過程,這種不斷惡化的機會是非常低的。因此,小葉增生和乳腺癌沒有必然的聯繫。那些試圖治療或去除小葉增生的行為,出發點就是不合理的。因為藥物無法治療正常的生理現象,就像你無法通過吃藥,讓自己正常的鼻子或耳朵消失一樣。但有些乳腺癌會被誤認為小葉增生,當某一乳腺團塊不痛不癢,也不隨月經週期出現明顯改變,這時候需要到醫院看一看。

誤區二:乳腺超聲比鉬靶好,鉬靶輻射大

  很多病人到診室來,只要求做某個檢查,比如傾向做鉬靶,認為鉬靶比超聲準確;或者堅持只做超聲,認為鉬靶輻射強。

  解析:每種影像學檢查都有其自身特點,也有它的優點和弊端。正因為各有優劣,所以互相不能取代。超聲看結節有明顯優勢,尤其是囊性結節。超聲能夠較為準確地描述結節的大小、邊界、囊實性或混合性。鉬靶的優勢則在於看鈣化灶,尤其是一些細小鈣化灶(可能是極早期乳腺癌的表現)。鉬靶特別靈敏,而B超是看不出來的。當然,在超聲和鉬靶都不能明確時,磁共振就可以上場了。它具有更高的準確性,但同時更加敏感。這就意味著有時會診斷過度,增加患者不必要的手術負擔。但不管是鉬靶,還是超聲,或者核磁共振,各有各的盲區,可能有些病變只能在某種檢查下看到,其他檢查則完全看不出來,所以互相配合使用非常重要。

  此外,有人堅持一年只能做一次鉬靶,不然就會過度輻射。這也是一個誤解。因為做過一次鉬靶若沒有問題,基本可以安全一年,病情發展沒有那麼迅疾。增加做鉬靶的次數,並不能帶來早期診斷獲益,因此常規認為,一年做一次就夠了。但這種觀點被很多人誤讀為,不能在一年內做兩次鉬靶。其實,對某些以鈣化病變為主要問題的患者,半年一次觀察也是合理的。

誤區三:乳腺癌患者不能生育,不能再過性生活

  很多人患了乳腺癌以後,一方面可能對自身形體自卑;另一方面也會聽到別人對她們說,不能再過夫妻生活,不能再生孩子。

  解析:首先,在生育問題上,目前公認的觀點是,在確保一定時間的充分有效地治療後,比如說術後2年~5年可以生育。生育不會造成腫瘤復發轉移。一些大樣本的回顧性研究提示,不管是激素受體陽性還是陰性乳腺癌患者,生育過程本身不會對乳腺癌的預後帶來影響。所以在保證充分治療後生育是安全的。當然,決定生育的時候,一定要先進行內分泌藥物洗脫,不然會導致胎兒畸形。其次,夫妻生活也不會造成體內激素異常波動,和諧的家庭生活和夫妻生活,更有助於乳腺癌患者生理和心理的雙重康復,幫助其重新融入社會。

誤區四:一旦發現有基因突變,要立即做全乳預防切除

  隨著基因檢測水準的提高和醫療意識的普及,基因檢測越來越常見。有些女性被檢查出有乳腺癌相關基因突變,認為一旦發現基因突變,就要立即進行全乳切除,越早越好。

  解析:針對基因檢測報告中提到的突變,要審慎看待。基變異本身是個非常複雜而專業的問題,有移碼突變、插入/缺失突變、點突變等,只有那些影響蛋白功能的重大突變,才是致病性突變。很多突變可能只是引起單個氨基酸改變,但並不引起蛋白功能顯著改變。所以雖然報告中有突變兩個字,一定要諮詢專業醫生,看這個突變到底是明確有害的,還是意義未明的。真正有害的突變,罹患乳腺癌的風險是逐漸累積的。時間越久,年齡越大,累積風險越高,因此對於有致病性基因突變的女性,可以建議在懷孕、生育、哺乳以後,再進行預防性切除聯合乳房重建。當然,也未必需要切除,可以選擇以乳腺磁共振為主的密切監測,或者採用化學藥物預防,降低乳腺癌的風險。對有BRCA1/2基因突變的患者,同時要注意卵巢和輸卵管,因為這類人患卵巢癌和輸卵管癌的概率也會大大提高。

多武器聯合捕捉乳腺癌早期蛛絲馬跡

  中國指南推薦,40歲以上女性行乳腺篩查。乳腺癌高危人群(指有明顯遺傳傾向者,或既往不典型增生或小葉原位癌病史,或既往行胸部放療者)可將篩查年齡提前到40歲前。循證醫學證據表明,乳腺鉬靶(X光)檢查可降低40歲以上婦女乳腺癌死亡率,因此建議40歲以上婦女每1年~2年進行一次鉬靶檢查。但該檢查對40歲以下及緻密乳腺診斷準確性欠佳。不建議40歲以下,無明確乳腺癌高危因素,臨床體檢未發現異常的婦女行鉬靶檢查。對緻密乳腺或鉬靶檢查提示為BI-RADS 0級的女性,可聯合乳腺B超作為補充。當B超發現乳房占位時,可通過腫塊細針穿刺或空芯針穿刺活檢來判斷良惡性。

  高危人群做基因檢測 BRCA基因突變與乳腺癌和卵巢癌的發生密切相關。其突變攜帶者一生中患乳腺癌的風險是正常女性的2倍~6倍。但BRCA基因的突變率在一般人群中較低,故大規模基因篩查意義不大。臨床推薦發病年齡?45歲,有原發性卵巢癌、輸卵管癌、原發性腹膜癌等既往病史的乳腺癌患者和具有明顯家族史(雙側原發性乳腺癌患者,家族中至少兩名患有乳腺癌、卵巢癌、胰腺癌或前列腺癌親屬,或有男性乳腺癌親屬,或有已確證攜帶BRCA基因突變的親屬等)的患者進行BRCA基因檢測。

  定期乳房自檢 自我鏡前檢查包括視診和觸診兩方面。檢查時間推薦月經結束後第7天~14天。此時,女性體內雌激素對乳腺影響最小,容易發現病變。視診應採取坐位,雙手叉腰,注意觀察兩側乳房是否存在不對稱情況,皮膚有無凹凸、破潰、顏色變化,乳頭乳暈是否存在糜爛、脫屑等改變。若發現新近出現的乳房局部不對稱,或皮膚凹陷、凸起、紅腫等改變,應及時就診。觸診採取交叉檢查法,即左手檢查右乳,右手檢查左乳。從乳腺外側開始,用食、中、環三指指腹沿同一方向(順/逆時針)觸摸乳房,力度以能摸到乳腺腺體並引起輕微疼痛為宜,感受乳房內是否存在腫塊,並雙側對比。觸診範圍應包括腋尾部、乳暈區和副乳。若觸及無痛性腫塊,應及時就診。此外,平時建議佩戴淺色裡襯內衣,便於觀察是否沾有非乳汁樣溢液。如果出現單側乳房自發(非人為擠壓)血性、透明或淡黃色溢液,提示可能存在乳腺導管內病變,建議到乳腺專科行進一步檢查。

改變不良生活習慣乳腺癌繞著你走

  乳腺癌的發病機制是一個非常複雜的過程,與個體的遺傳因素和環境因素都有關係。從遺傳角度來說,如果一級親屬中有一人發生乳腺癌,則自己發生乳腺癌的風險會提高一倍。而如果一級親屬中不止一人患有乳腺癌,則風險會增加3倍~4倍。攜帶某些基因如BRCA1、BRCA2和p53突變的人群,一生中罹患乳腺癌的風險極高,但是攜帶這種基因突變人是極少的,僅占所有病例的2%~5%。

減少雌孕激素暴露

  雌激素和孕激素在部分乳腺癌的形成過程中有著重要的作用。因此,女性一生中諸多和激素相關的事件都與乳腺癌的風險有關。月經初潮過早(早於12歲)、絕經過晚(>55歲)、未生育以及首次懷孕年齡超過30歲,都會增加機體暴露於雌孕激素的時間,提高罹患乳腺癌的風險。而女孩月經初潮的年齡又受到營養因素的影響,高熱量高蛋白的飲食習慣會使青春期提前,同時延後絕經的時間。許多女性在圍絕經期使用激素替代療法緩解更年期症狀,但是使用含有雌激素(同時含或不含孕激素)的藥物也會增加女性乳腺癌的發生的風險,在使用過程中需要瞭解這一風險。

保持體重

  目前已經有確定的證據表明,肥胖是導致絕經後乳腺癌的重要因素。體脂直接影響人體中胰島素、胰島素樣生長因數、雌激素、多種脂肪因數和生長因數的濃度,創造了一個致癌的環境,從而促進乳腺癌發生。體質指數(BMI)每增加5kg/m2,乳腺癌的發生風險會增加12%。過多的體脂會導致乳腺癌風險增加,而過低的體重則會影響人體正常的機能。

戒煙禁酒

  酒精本身是明確的致癌物質。由於酒精可在乳腺組織內進行代謝,因此會對乳腺組織造成損傷,同時酒精也可通過提高人體雌激素水準,影響脂類代謝,增加乳腺癌的發生風險。平均每天每攝入10克酒精,乳腺癌的發病風險就會上升8%。即使是偶爾一次大量飲酒,也會增加乳腺癌風險。無論是煙草還是酒精都是公認的1類致癌物質,這類物質沒有一個安全閾值。從預防癌症的角度上來說,最好的做法就是戒煙、禁酒。

規律運動

  WHO推薦,每週不少於150分鐘的中等強度運動或者75分鐘高強度的有氧運動。運動不但有助於保持健康體重,同時本身也有防癌功效。經常運動的人比不經常運動的人乳腺癌發病風險更低,即使校正了體重因素,這種差異依然存在。

均衡膳食

  多食非澱粉類蔬菜(如綠葉菜)、水果和豆類。維持營養均衡的膳食,也有助於健康體重的保持。國際上一些研究也提示多攝入非澱粉類蔬菜、富含胡蘿蔔素的食品和富含鈣的食物有可能會降低某些類型乳腺癌的風險,但是這些提示尚需要進一步的研究來驗證。

定期檢查

  在保持健康生活方式的同時,養成良好的檢查習慣也必不可少。女性30歲以後需要每年進行1次乳腺超聲檢查,40歲以後再加每1年~2年一次的乳腺X光檢查。有家族史等高危因素的女性朋友更應將開始檢查的年齡提前10年,這樣即使得病也能在早期發現。

吃補品要慎重

   許多人總覺得需要通過保健品來補一補,以達到健康的目的,生了病以後就更應該補。實際上,保健品的使用應謹慎。人體大部分的營養素都是可以通過均衡的膳食獲得。一些成分不明的保健品不但無效,反而可能有害。諸如燕窩等富含雌激素保健品,對乳腺癌患者更是禁用的。如果需要使用保健品應與醫生充分溝通,在征得醫務人員同意後方可使用。

中西醫結合/現代醫藥
微彈簧圈 診治肺部微小病變的引航員

文/崔健(清華大學附屬垂楊柳醫院胸心外科科主任、副主任醫師)

  隨著胸部低劑量CT和薄層CT的普及,臨床上直徑小於1公分的肺部小結節(包括肺部磨玻璃樣變及肺部微小結節)越來越多地被發現,其中,部分肺部小結節為早期惡性腫瘤或癌前病變。這對於肺癌的早期診斷及治療提出了新的要求。

  胸腔鏡技術的廣泛應用為肺部小結節的早期診治提供了機會。然而肺部小結節的定位,成為其診斷治療的瓶頸,也是廣大胸外科學者一直在努力的方向。好的定位猶如「指引船舶安全航行的引航員」能夠幫助術者找到病變,並指導手術的順利進行。

  目前臨床應用的定位方法有術者術中觸診,三維模型,術中B超或CT定位,術前hookwire、硬化劑、亞甲藍、碘油定位等方式。但均存在各種優缺點。1994 年Asamura等首次將微彈簧圈作為肺內病變的標記物,中國國內自2012年開始陸續有報導通過術前微彈簧圈標記。目前,微彈簧圈定位技術由於其穩定性好,併發症相對較低,被胸外科學者認為是相對較好的定位技術之一。

  病變定位最終目的是協助醫生,完成全部治療過程,而不是簡單的指示病變位置。因此,一項好的定位應當具備以下功能:首先,明確指示病變的位置。能夠克服本身胸腔和肺記憶體在的情況對定位的干擾,比如胸腔內的粘連、肺內淋巴結或鈣化結節等良性不需要處理的病變。

  其次,協助確認手術切除範圍。肺部病變的切除應當最大範圍的切除病變同時最大限度的保留正常肺組織。一個好的定位技術應當定位於病變的附近或手術的切除路線上,以滿足肺部病變的切除原則。最後,幫助確定標本中病變位置。

  由於切除的肺部組織標本中存在殘血以及良性結節對於肺部病變的干擾,好的定位技術能夠克服以上因素對於肺內病變尋找的干擾,幫助病理醫生快速準確確定病變,達到術中冰凍病理結果的及時準確回報,最終協助臨床醫生完成全部的手術過程。

  所以,肺部小結節的定位方法應當具有安全性、有效性和可重複性。安全性是指能夠保證患者的操作安全,併發症少,同時在操作中不通過腫瘤,避免醫源性的腫瘤種植播散。

  有效性是指穿刺標記準確率高、穩定性好,能夠及時完成的標定腫物位置和切除範圍。

  可重複性是指該技術應當具有易於操作,能夠在臨床廣泛應用。

  清華大學附屬垂楊柳醫院胸外科能夠熟練開展微彈簧圈肺部小結節的定位技術。此外,根據病變的位置和數量以及計畫的手術方式,筆者在國內首先提出「根據病變的不同性狀及位置選擇不同的微彈簧圈定位方法」進一步完善了彈簧圈定位方法,並多次在國內胸外科會議上進行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