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爾茨海默病或有方法改善

本報訊(記者孫國根)復旦大學醫學神經生物學國家重點實驗室、復旦大學腦科學研究院教授趙冰樵課題組與中國科學院強磁場科學中心鐘凱團隊合作,經3年多研究發現阿爾茨海默病(又稱老年性癡呆症) 發病新機制。研究論文《ADAMTS13維持腦血管完整性以改善阿爾茨海默病樣病理》,近日線上發表在國際知名期刊《PLOS 生物學》雜誌上。阿爾茨海默病是一種起病隱匿的神經系統退行性疾病,主要表現為認知功能下降、精神症狀和行為障礙。全球約有5000萬名阿爾茨海默病患者,給家庭和醫療保健系統帶來沉重的負擔。研究發現,阿爾茨海默病的特徵之一是腦內的“老年斑塊”β-澱粉樣蛋白(Aβ)積累太多而引起的記憶嚴重喪失,目前全世界還沒有有效的治療手段。趙冰樵課題組研究發現,腦內被稱為“ADAMTS13”的基因作為一種金屬蛋白酶,對腦卒中、心梗有保護作用,如果敲除這種基因,可引起阿爾茨海默病模型小鼠表現出血腦屏障的早期破壞。隨著年齡增加,血腦屏障的破壞會進一步加重,從而引起腦毛細血管的減少和腦血流的降低,最終造成腦內“老年斑塊”Aβ的血管清除障礙和記憶減退。相反,如果增加小鼠腦內的“ADAMTS13”基因含量,可以通過保護血腦屏障,增加腦內毛細血管的數量和腦血流,促進腦內Aβ的清除,並使小鼠的認知功能障礙得到明顯的改善。這一結果揭示了“ADAMTS13”通過增加Aβ的血腦屏障清除,在阿爾茨海默病發病中發揮關鍵作用。同時,該項研究也清楚地證實血管因素在阿爾茨海默病病理機制中的作用。該項目得到了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重點項目、國家重大慢病重點研發計畫等專案的資助。

無迴響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Uncategorized
耄耋之夢(二)北京之旅

一九五零年, 因大哥工作調動至中央輕工業部,我們全家移居北京。當時我讀高一,但期中無法插班,只好就讀於東單三條一個天主教聖心外國語學校。一學期下來,連一個中文都用不著。上海震旦女中的神父校長又要我回滬校繼續升學,於是我隻身回上海,住進姆姆修道院宿舍繼續隨原班上課。在北京僅僅一整年不到,後來也就寒暑假回來過。這一恍至今已差不多七十年了。在我遙遠的印象中,只記得學校左邊不遠是協和醫院和她屋頂綠色的琉璃瓦。離家不遠的東單小市是天安門廣場的前身。據說都是些太監從宮中偷出來的小玩意兒。最難忘的是冬天到北海溜冰、摸一摸鮮豔五彩九龍壁上的每一條龍。忘不了前門外的大碗茶,從高舉的長嘴大茶壺傾瀉而下。清涼的茶水沽嚕沽嚕吞下去,甭提有多爽了!頤和園印象中只有三件未忘,日照的十七孔橋,大石舫和專為慈禧太后看戲的大戲臺。1983年我又來一次北京辦理出國簽證。由於是親屬團聚,移民何時再回來不得而知,心中突然有一個衝動:一定要去一次長城,不到長城非好漢。我在長城上走得很遠。邊走邊想,長城呀長城,這次出關何時回?前途茫茫誰得知。多少個問號浮在前面,剛剛安定的心又起波濤。再見了長城!再見了北京!別了,我的祖國!。1983年移民美國,2019年回北京探親。近70年的離別,今日歸來是悲喜難述。但一種被抱入懷中的親切感,使我流下了老淚。這次回京有兒子陪同我,住入長安街一號的君悅酒店。拉開窗簾,居高臨下一片灰暗的屋頂和建築,突然有一小片墨綠色的屋頂刺激了我的眼球。哇!協和醫院的綠色琉璃瓦屋頂,對麼?怎麼這麼小呀?!再仔細觀察,在她邊上有棟幾十層樓的近白色大建築:這是協和醫院。後來聽說這綠色琉璃瓦的小建築是一個科了。兒子問我,“你的學校呢?” “我的學校在東單三條。”早上起來,迫不及待地走出酒店後門。沒幾步走到東單三條, 朝南走找尋我的母校School ofSacred Heart。我們失望了:連影子也沒有。穿過東單三條繼續朝西走,左手邊有狗不理包子店,稍前些是北京鼎鼎有名的全聚德烤鴨鋪。北京烤鴨,我不得不多寫幾句。在我小的時候去過的烤鴨店是前門外全聚德。印象中是個木結構的大堂,木桌、木板凳。似乎還記得可以看到高爐明火烤鴨子。印象中跑堂的都是男的,白色裙肩上還搭上一條白色布巾。熱情吆喝一聲,招待客人入坐。大圓桌上已有一大盆整齊的蔥白段,一碗降紅色的甜蜜醬。記不起是否是當面削切、還是在廚房準備。只見一大盆一片片醬紅透明的薄皮,覆蓋在黃澄澄的油脂和鴨肉上。此時桌子又出現一籠熱氣蒸騰的荷葉雙層包子。迫不急待打開荷葉包,刷上一小匙甜醬,加三四根蔥白,放上一塊大的或兩塊小的全鴨片,把荷葉合攏。正好手掌一把握住,張開大嘴就朝裡塞,上下齒一打架,舌上的味蕾立即開放。配合這香脆油滋滋又鮮嫩的鴨肉,組成一個口腔交響樂。真是搖頭晃腦的享受!即使我此刻回述,也還是感到其樂無窮。如今王府井正宗北京全聚德烤鴨店的門面是清朝宮廷式建築的縮影。門外每晚都是車水馬龍。每層的餐廳總有上百個大小不同的桌面。上五樓出了電梯,即見三四排凳子。上面坐滿了人等叫號就座。幾位穿現代宮庭旗袍的美女叫號帶位。我不太欣賞鴨子,失去唐朝美女的豐滿;也不喜歡餐廳中不中不西的改革。不過到北京不吃烤鴨,妄來北京一次。我在北京25天,大小宴會共吃過九次烤鴨。雖在不同餐館用餐吃烤鴨,但大同小異。蔥白條裝在精裝的長瓷蝶四小格中一格,其他還有烏笱、甜蜜醬及其他小菜。另外是一小籠包春捲皮,包好也沒有春捲長。說實話缺少了些什麼。老話不提了,北京烤鴨冠名全聚德,聞名全中國。(待續)__

Uncategorized
血栓 游走於身體的幽靈

日常生活中,經常聽到這種情況,好好的一個人早晨一覺醒來,半身麻木,說話言語不清,到醫院一檢查,是「腦中風」;某人做完了手術康復得很好,準備出院前的那天午飯後去趟廁所,突然胸痛氣短,摔倒在衛生間,接著就不省人事,專家會診考慮是術後「肺栓塞」。這些場景有著一個共同的「兇手」—血栓。北京協和醫院血管外科主任劉昌偉教授為大家詳細講解這個游走於身體中的「幽靈」。無處不在的血栓「血栓,大家並不陌生。」劉昌偉教授解釋說,血栓通俗地說就是血管中的「血凝塊」,它像塞子一樣堵塞了身體各部位血管的通道,導致相關臟器沒有血液供應,造成突然致殘或死亡。人體血液中存在著凝血系統和纖溶系統。在正常情況下,二者保持著動態平衡以保證血液在血管中的正常流動,也不會形成血栓。在特殊情況下,如血管有硬化、狹窄、損傷,或出汗過多、血壓過低等情況下,會使血流緩慢、血液濃縮黏稠、致凝血功能亢進或纖溶功能減弱時,則會打破這種平衡,使人處於「易栓狀態」。「下肢深靜脈是比較容易發生血栓的部位,血栓堵塞靜脈的後果固然嚴重,但更可怕的是血栓脫落,這可是致命的炸彈啊!」劉昌偉指出,下肢深靜脈血栓一旦脫落,就會沿血液循環途徑:下腔靜脈—右心房—右心室—肺動脈,最後引發肺動脈栓塞。「肺若失去了血液氣體交換的功能,就會引起急性缺氧,甚至引起急性心肺功能衰竭,如果急性期不及時糾正和干預,甚至致命。」劉昌偉強調,倘若下肢深靜脈血栓延誤診治,或治療不規範,還會導致深靜脈血栓後綜合徵。血管裡的「深水炸彈」人體靜脈有深淺之分,深部靜脈承擔了90%以上的靜脈血液回流,一旦深部靜脈血栓形成,最直接的後果就是血液回流發生嚴重障礙,肢體腫脹疼痛,嚴重者導致肢體壞死而需要截肢。劉昌偉表示,許多人對深靜脈血栓栓塞認識不足,防範意識不夠,待到出現典型的下肢水腫時,不僅會給治療帶來困難,也容易留下後遺症。此時,病人會突然出現患側肢體的腫脹、疼痛、軟組織張力增高,往往在活動後加重,而抬高患肢可緩解。但如果堵塞部位處於「交通主幹道」,再加上處理不及時,就會引起嚴重症狀,甚至威脅生命。「下肢深靜脈血栓的另一個嚴重危害是血栓後綜合徵。下肢深靜脈血栓一旦形成,如果沒有進行規範治療,很難被有效清除,這些血栓不僅會阻礙血液回流,引起肢體反覆腫脹,導致皮膚發黑潰爛,下肢靜脈曲張,甚至出現老爛腿。」劉昌偉指出,從這個意義上說,深靜脈血栓就好像潛伏在血管裡的深水炸彈,一開始它可以沒有明顯的臨床症狀,或是因症狀輕微而被忽視,但一旦「引爆」,後果不堪設想。因此,劉昌偉提醒有危險因素的人群,應高度重視可能發生的深靜脈血栓,一旦有症狀應及時到有血栓病診療經驗的醫院進行檢查確診,並由專科醫生根據檢查結果以確定是否需要進行抗凝治療。「一旦出現血栓栓塞跡象,則應儘早到醫院進行抗凝或溶栓治療,個別嚴重情況則需要外科手術干預,而及時有效的抗凝是治療血栓栓塞症的關鍵。」孕婦、血液黏稠者更易中招造成血管內血栓形成的三大元兇是血液流速緩慢、血液高凝、血管內膜損傷。血流淤滯狀態由於久病臥床、外傷或骨折、較大的手術、妊娠、分娩、長途乘車或飛機久坐不動、長時間的靜坐及下蹲等可使血流緩慢、淤滯,促發下肢靜脈血栓形成。血液高凝狀態如創傷、手術後、大面積燒傷、妊娠、產後等均可使血小板增高,黏附性增強, 易形成血栓。靜脈壁損傷如靜脈壁受到任何因素的影響,常見有機械性損傷、感染性和化學性損傷時,容易形成血栓。在長途旅行中,車廂或是機艙內容易缺氧,旅客又時常忽略飲水,這些因素都使得體內血液處於一種暫時的高凝狀態。調查顯示,對普通人而言,在座位上坐3小時~4小時就可能發生下肢深靜脈血栓。4動作預防靜脈血栓足尖運動:坐立,將雙腳腳尖著地,儘量與腳踝保持水準,以腳尖為支點帶動足部向後上下移動10次~15次。按摩腿肚:左腿自然彎曲,彎下腰用左手輕輕按摩小腿肚10次~15次,換右腿依次重覆,可有效促進腿肚血液循環。足跟運動:坐立,將雙腳足跟著地,儘量貼近足踝,以足跟為支點帶動足部上下運動。向上移動時儘量向足踝靠攏,重覆10次~15次。抱膝旋轉:坐立,雙手抱住左腳膝蓋,以腳踝為支點足部向左旋轉5次~10次,向右旋轉5次~10次,換右腳重覆同樣的動作。

Uncategorized
同事關係好患糖尿病風險低

一項新研究發現:同事關係友好能降低人們患上II型糖尿病的風險。以色列特拉維夫大學的研究者發現,人們在做壓力很大的工作時如果又與有敵意的同事共處,即使他們表面上看起來挺健康,實際上也會加重他們患上II型糖尿病的風險。研究人員召集了5843名志願者,他們都到特拉維夫市的健康中心進行了體檢。在最初階段,這些志願者身體健康且沒有糖尿病的跡象。研究者對他們進行了41個月的跟蹤調查,在此期間共有182人患上了II型糖尿病。通過比較他們的發病情況與工作環境,學者發現同事間的友好支援會對這種疾病產生強有力的保護效應。在工作過程中獲得同事的支援會讓員工患上II型糖尿病的概率下降22%,而那些認為自己工作負擔過重或沒有充分發揮作用的員工患上II型糖尿病的可能性會增加18%。這項研究成果意味著對工作中投入了更多時間或是在工作場合隨叫隨到的員工患上這種疾病的風險會加大。然而,削減員工的工作量並不一定是最佳的解決方案,因為員工需要接受一定程度的挑戰才會對工作感到高興。因此,雇主既要充分保護員工的權益,也要確保他們能獲得同事的支持,覺得自己能受到重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