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影響脂肪存儲和代謝的重要因素 新肥胖治療方式奠定基礎

要聞

【本報訊】據物理學家組織網日前報導,在探求導致肥胖的生理因素的研究中,美國喬瑟琳糖尿病中心的科學家認定,作為細胞週期轉錄輔助調節因數的TRIP-Br2在脂肪存儲和能量代謝中發揮了重要作用。這一發現可能為開發新的肥胖治療方式奠定基礎。相關研究報告已發表在《自然醫學》雜誌網路版上。轉錄輔助調節因數可通過啟動或抑制基因的表達來控制DNA 的表達, 而TRIP-Br2能夠調控與脂肪存儲和能量代謝有關的代謝基因。科學家觀察了被餵食低脂、高脂食物的小鼠和肥胖小鼠的TRIP-Br2水準,發現食用高脂食物的小鼠和肥胖小鼠脂肪組織中的TRIP-Br2水準較高。此外,他們還發現肥胖人群內臟脂肪區域的TRIP-Br2有了明顯提升。而囤積在身體中部的脂肪可比積聚在其他部位的脂肪具有更大的有害效應。為了闡明TRIP-Br2在脂肪存儲和新陳代謝中發揮的生理影響,科學家對經基因處理過的、不會再產生TRIP-Br2的KO小鼠進行了實驗。它們被分別餵食低脂食物和高脂食物。測試結果顯示,食用高脂食物的小鼠體重並未顯著增加,基本與食用低脂食物的小鼠體重持平,這是因為產熱的增加和耗氧量的提升,使KO小鼠消耗了更多的能量。此外,食用高脂食物的KO小鼠的葡萄糖耐受性及胰島素敏感度都有所改善,甘油三酯也有所降低。當TRIP-Br2受到抑制時,與脂肪分解有關的激素敏感性脂肪酶(HSL)和β3腎上腺素能受體(Adrb3)的表達就會明顯增強。而當肥胖和高脂食物促使TRIP-Br2水準提升時,其也會壓制HSL和Adrb3受體的表達,從而造成能量消耗的銳減以及脂肪堆積的增加。「因此TRIP-Br2對脂肪的儲存十分重要,當這一要素缺失時, 動物就無法聚積脂肪。」研究主導者、哈佛醫學院的醫學副教授羅西特‧庫爾卡尼如是說。除此之外,TRIP-Br2同時還能調控脂解作用、能量輸出和氧化代謝。庫爾卡尼說: 這是首次確定一種細胞週期轉錄輔助調節因數能夠控制這些過程。與以往的研究不同,TRIP-Br2此次似乎展現了不同的作用機制。」對於治療肥胖和包括胰島素抵抗在內的相關併發症,TRIP-Br2可謂是一個頗具潛力的治療基點。研究人員目前正在探索減少內臟脂肪中TRIP-Br2的方法,以便增強HSL和Adrb3受體的表達。而具備改變這兩種分子的能力,將為我們抗擊肥胖開闢新的路徑。此外,研究小組亦在探查抑制TRIP-Br2以及由其導致的肥胖抗性是否會對心血管疾病和代謝併發症造成相關影響。__

無迴響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要聞
冬季裡的奪命胸痛不止心梗

  冬季來臨,讓人“瑟瑟發抖”的,除了驟降的溫度,還有高發的心血管疾病。說到致命的心血管疾病以及突發的胸痛,人們首先想到的是心梗,然而,還有一種更加兇險,卻不為人所熟知的疾病——主動脈夾層。本期我們就邀請上海德達醫院副院長黃連軍教授為大家談談主動脈夾層的診治。

  問:什麼是主動脈夾層?主動脈夾層為何如此兇險?

  黃連軍教授:主動脈是人體內最大的血管,來自心臟的血液由主動脈供給全身。主動脈夾層是主動脈腔內高速、高壓血流從動脈內膜撕裂處進入主動脈中膜,使中膜分離,並沿主動脈長軸擴展,從而造成主動脈形成真假兩腔的一種病理改變,是一種病死率極高的心血管疾病。

  主動脈夾層之所以如此兇險,一方面是由於主動脈壁遭到破壞, 在血流的衝擊下,可能出現外膜撕裂,導致嚴重大出血,直接危及生命;另一方面,血管內形成的假腔逐漸增大可使真腔狹窄、閉塞,導致受累部位缺血,比如,累及冠狀動脈可致心梗,累及頭臂動脈可致腦中風,累及腎動脈可致腎衰竭,累及四肢可致肢體缺血、壞死,這些都是能夠致死、致殘的嚴重疾病。

  問:在日常生活中,出現什麼症狀時我們需要警惕主動脈夾層?主動脈夾層的胸痛與心梗的胸痛又該如何鑒別?

  黃連軍教授:主動脈夾層最典型的症狀就是突發的劇烈胸痛,並伴有大汗淋漓、心率加速,嚴重者出現暈厥,甚至死亡。另外,還會出現其他累及症狀,如聲音嘶啞、咯血、嘔血、周圍動脈搏動消失等。

  與心梗的胸痛不同,主動脈夾層的胸痛更加劇烈,呈撕裂樣、刀割樣。並且,主動脈夾層的疼痛發作,一開始就達到頂峰,不像心梗有個緩慢加重的過程。

  問:診斷主動脈夾層需做哪些檢查?如此兇險的疾病,能治好嗎?

  黃連軍教授:確診主動脈夾層首選主動脈血管造影(CTA),其診斷敏感性達90%以上,特異性接近100%。主動脈夾層可分為A型和B型,累及升主動脈的為A型,累及降主動脈的為B型。所有A型主動脈夾層,若無禁忌證,均需外科手術治療;B型主動脈夾層的治療以介入支架植入術為主。無論是外科手術治療還是介入治療,其主要目的都是降低死亡率,減少併發症。患者在術後還是需要多加注意,要採取健康的生活方式,不能進行過於劇烈的活動,控制好血壓及心率,終身定期複查隨訪。

  需要特別指出的是,一些患者在發生車禍後,可能因突然撞擊,而造成主動脈損傷,但由於未引起重視,沒有及時檢查,或部分醫生對該病沒有足夠認識,認為只是一般的主動脈病變而延誤治療,造成嚴重後果。因此,提醒大家,在發生車禍後,要做必要檢查,一旦出現主動脈損傷,立即治療。__

要聞
研究顯示:侏儒體內誘癌因數少

【本報訊】生活在厄瓜多爾的侏儒人群儘管成員身材矮小,但擁有抵禦癌症和糖尿病的免疫力且長壽。      

  研究發現, 這與他們體內胰島素樣生長因數-1(IGF-1)激素缺乏有關。醫學界據此研製藥物,希望通過模擬拉倫侏儒症患者的這一基因缺陷,幫助人類攻克以上兩種疾病。

  厄瓜多爾內分泌研究所的海梅‧格瓦拉-阿吉雷和美國加州南部大學的瓦爾特‧隆哥博士對厄國內侏儒症患者進行了超過24年研究。他們相信,體內IGF-1激素水準低意味著較少的去氧核糖核酸(DNA)損傷,而當人逐漸衰老,後者會出現在所有人身上並誘發癌症。

  隆哥博士在實驗鼠身上複製拉倫侏儒症現象,結果,侏儒鼠的壽命達到普通鼠的10倍。

要聞
明確腎癌潛在藥物靶標有新依據

 【本報訊】(記者趙廣智)中國科學院北京基因組研究所基因組學與資訊重點實驗室劉江課題組與芝加哥大學研究人員合作,在腎癌發病機制的研究中取得新進展。

  研究揭示,在低氧的生理條件下,核蛋白SPOP的過表達和錯誤定位是引發腎癌的核心因素。相關論文已在權威期刊《癌細胞》上線上發表。

  據介紹,腎癌是泌尿生殖系統常見惡性腫瘤之一,由於腎癌起病隱匿,早期往往沒有臨床表現,大約30%的腎癌患者在診斷時已經發生轉移,未轉移的腎癌患者在進行切除術後,有約40%的患者會復發。同時,腎癌對放療、化療均不敏感。因此,亟須深入探索腎癌發病的分子機制,找到腎癌早期診斷和治療的分子靶標。

  2009年,劉江等人在《科學》雜誌上發表文章,指出SPOP在99%的腎透明細胞癌腫瘤組織中過表達,而在對應的正常腎組織中表達很低;同時,轉移性腎透明細胞癌SPOP仍過表達,由此闡明SPOP是透明細胞癌的標記分子。其中所指的腎透明細胞癌是腎癌最常見的病理學類型,占腎癌的75%。

  在此次研究中,課題組進一步發現,在低氧微環境下,過度活化的缺氧誘導因數HIF可以驅使過表達的SPOP蛋白在腎癌細胞質中大量累積。通過生物資訊分析和實驗驗證發現,能加速細胞增殖的胞質型SPOP,與腫瘤抑制因數PTEN和ERK磷酸?DUSP7相結合,並通過泛素化通路使其降解,從而啟動了PI3K-Akt和ERK信號通路。

  此外,腎癌中SPOP還通過降解Daxx和Gli2來抑制細胞凋亡和促進細胞增殖,從而導致腫瘤產生。敲除SPOP後能特異性殺死腎透明細胞癌,但對正常細胞影響較小。

  研究人員表示,上述發現闡明了SPOP在促進腎癌形成中的重要機制,即作為一個關鍵樞紐蛋白連接了低氧應激反應和泛素化降解腫瘤抑制因數。該研究揭示了腎癌中SPOP的原癌基因功能,為SPOP作為潛在分子探針或藥物靶標提供線索,同時也為腎癌診斷和治療提供新的理論依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