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項突破助火針煥發新活力

傳統醫藥

文/王麟鵬
火針療法,是用一種特製的針具,經加熱燒紅後採用一定的手法刺入到人體的腧穴或患處,以達到祛除疾病目的一種針灸治療方法。賀普仁教授從20世紀60年代起首先發起和宣導了火針療法的臨床使用。
他提出「賀氏針灸三通法」理論,以火針為主的溫通理論體系為其主要組成部分,豐富了火針療法的病機學說,規範了火針操作方法,歸納了注意事項和禁忌證等,使這一古老療法煥發了新
的活力。
突破熱病用針禁忌
火針借火熱之力刺入穴位,屬溫法,具有溫陽祛寒、疏通氣血的作用。因此,臨床多用來治療寒邪為患、偏於陽虛諸證。一般認為只適用於祛寒,不可用於熱證。但賀老經臨床證明,火針可
以治療一些熱證。
古人曾提出「以熱引熱」, 「火鬱發之」的理論。熱毒內蘊,拒寒涼之藥不受,清熱瀉火之法沒有發揮作用之機,而火針療法有引氣和發散之功,因而可使火熱毒邪外散,達到清熱解毒的作
用。臨床可治療乳痛、頸痛、背痛、纏腰火丹及痄腮等。
突破面部用針禁忌
古人認為,面部禁用火針。如高武在《針灸聚英》中提到: 「人身之處皆可行針,面上忌之。」因火針後,局部有可能遺留小疤痕,加之古代火針較粗的限制,因此古人認為面部應禁用火針。
賀普仁教授認為,面上並非絕對禁針區,在操作時選用細火針淺刺,不但可以治療疾病,如三叉神經痛、面癱、面部痙攣等,而且還可用於針灸美容,如祛班、祛痣。只要掌握操作要領不會出現永久性疤痕,因此禁用火針在面部,不是絕對的。
突破留針禁忌
古人認為,火針不留針,針後速去針。如高武在《針灸聚英》提到: 「凡行火針,一針之後,疾速便去,不可久留。」然而,賀普仁教授總結火針留針問題上有快針法和慢針法:火針治療大部分不留針,以快針法為主;也有部分病證需要留針,留針時間在1~5分鐘之間,留針期間還可行各種補瀉手法。賀普仁教授認為,慢針法具有祛腐排膿、化瘀散結之功,主要適用於淋巴結核、腫瘤、囊腫等。此外,取遠端穴位治療疼痛性疾病時,也需
要留針5分鐘。
突破治療病種範圍
《內經》提到火針療法的適應證有:痹證、寒證、經筋病、骨病。《針灸甲乙經》強調火針的適應證為痹證和寒證。《備急千金要方》將火針療法的適用範圍擴展到外科的瘡瘍癤腫。《針灸資生經》將火針的應用大大擴展,最早應用於內臟疾病,涉及消化系統、呼吸系統和腰痛等疾病。明代是火針療法的鼎盛時期,《針灸聚英》系統整理火針,應用範圍更加擴大。到清代應用範
圍更加廣泛,用於眼科、瘰鬁、痰核。
賀普仁教授根據臨床需要,挖掘、應用、發展了這一傳統的治療方法,擴大了臨床上的適應證,使火針療法的治療病種達100多種,特別對於一些疑難病證取得了很好的療效,如癲狂、耳鳴、耳聾、外陰白斑、肌肉痙攣、麻痹、麻木、濕疹等。(崔芳整理)

尚無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傳統醫藥
散風利濕消癮疹

文/王金亮(山西省平遙縣中醫院)

  蕁麻疹俗稱風疙瘩,是一種常見的皮膚病,是多種不同原因所致的一種皮膚黏膜血管反應性疾病,表現為時隱時現、邊界清楚、紅色或白色的瘙癢性風團,中醫稱之為癮疹。

  病變部位瘙癢難忍,遇寒熱加重,常反覆發作,給患者帶來了極大的痛苦。筆者在臨床中,以五皮飲加減治療癮疹,療效較好。

  方藥組成:雲苓皮20克、陳皮15克、大腹皮12克、桑白皮10克、生薑皮6克、龍膽草10克、浮萍草15克。

  有熱者,加丹皮10克、赤芍9克;遇寒發作者,加桂枝6克。水煎後空腹服,每日1劑。臨床觀察,患者服3~5劑後常可收效。

  筆者認為,蕁麻疹反覆發作,時好時壞,多因患者素日體虛,營衛失和,又感風邪、風濕之邪鬱於肌表;或因飲食不節,內蘊濕熱,複感風邪、風濕之邪聚於皮毛、肌膚之間,發為此病。濕性黏滯,風與濕相結留滯不去,故反覆發作。

  今用五皮飲加減,利濕健脾,濕去則風散。且藥用皮者,均可入於肌膚之間,「以皮治皮」。

  因風寒、風熱、濕熱致蕁麻疹者可隨症加減,均可取效。

傳統醫藥
中醫系列療法 可有效治療腎病

文/ 劉欣茹

  「『益腎解毒系列療法』為中醫系列療法,可根據病人的不同病情靈活加減、辨證用藥,不僅具有補腎益腎的效果,還具有特殊的啟動細胞因數、促進腎單位復活、增強分清泌濁、排毒化瘀的功效。該系列療法能增強患者自身的抗病能力和細胞修復能力,增強患者的腎血流量及免疫功能,使肌酐、尿素氮、尿蛋白等化驗指標下降,並使萎縮的腎臟增大,甚至還可以使部分接受透析的患者逐漸擺脫透析治療。」

  在中國「全國腎病中醫診療學術報告會」上,與會專家共同探討了腎病的中醫診療問題,北京華夏綠洲中醫研究院院長、北京體壇中醫院腎病治療中心主任、專家組組長張啟銳介紹了該院獨創並經過幾十年臨床實踐檢驗的中醫治療腎病系列療法— 「益腎解毒系列療法」,引起眾多與會者關注。

  據會議披露的資料顯示,慢性腎病已經成為影響全球的公共健康問題。國際腎臟學會預測,全球每10人當中就有一人患有慢性腎病。

  預計到2015年,全球將約有3600萬人死於慢性腎臟病引起的心肝腎綜合徵疾病。在中國,普通患病人群中,慢性腎臟病患病率已接近10%,40歲以上患病人數高達18.7%。中國慢性腎臟病的總患病率為9.3%,每10個成人中就有一人患病,其中,1%的患者還可能發展成為尿毒癥。

  據張啟銳介紹,自慢性腎病、尿毒癥中醫辨證理論研究被列為「十五」科技公關項目以來,他所在的專家組就已經開始了對「益腎解毒系列療法」的研究和臨床實踐。「目前,該系列療法臨床已可用於治療各種腎炎、腎病綜合徵、糖尿病腎病、B肝相關腎病、狼瘡腎、紫癜腎、痛風腎、先天性多囊腎、慢性腎功不全、腎衰和尿毒癥等,如果患者在腎病發生初期及時接受『益腎解毒系列療法』的治療,則治癒率可達到60%左右。」張啟銳說。

  「西醫認為腎單位的損害和死亡是不可逆轉的,其實不然,大量的臨床實踐證明,中醫中藥對早期腎病,只要合理用藥、治療及時,多數病人都可以得到很好的恢復甚至治癒。」

  張啟銳說: 「『益腎解毒系列方劑』是在傳統中藥的基礎上,從秦嶺太白山區精選出多種名貴中藥,經過特殊的炮製和配伍,充分發揮其益腎健脾、利水消腫的功效,能從根本上改善和修復受損的腎單位,將瀕臨死亡的腎單位徹底啟動;

  對於早、中期還沒有透析的病人,用藥2個~3個療程就能使血肌酐、尿素氮、尿酸、尿蛋白等有害物質迅速排出體外,使化驗指標下降,自覺症狀明顯改善,有些較輕症狀的患者甚至2個~3個療程即可治癒;對腎衰、尿毒癥晚期並已透析的病人,通過『益腎解毒系列療法』也能使其腎功能逐漸好轉,尿量逐漸增加,萎縮的腎臟逐漸增大,使其逐漸減少甚至徹底擺脫透析。

  不僅如此, 『益腎解毒系列療法』可以增強臟腑協調功能, 使陰陽平衡,患者整體抗病能力增強,並能消除症狀,減少痛苦,降低化驗指標,有效提高患者的生活品質,延長患者壽命。」

  鑒於很多貧困患者由於經濟原因錯過了早期治療的良機,此次會議決定在全中國宣導和發起「中國夢‧健康夢‧腎病貧困患者救助行動」。北京中泰華康腎病研究所、北京華夏綠洲中醫研究院、北京體壇中醫醫院捐贈人民幣500萬元資金支持該行動。

  據悉,該筆資金將專項用於救治中國家庭有困難的腎病患者,為他們的診療提供支持。此次關愛行動計畫在5年時間內,每年投入100萬元,根據情況支取1000元~3000元不等的資金用於救助腎病貧困患者。

  關愛行動所獲得的全部資金都將捐贈給全國腎病援助辦公室,並由全國腎病援助辦公室根據患者的病情酌情進行援助。

  患者本人或法定監護人只需在北京體壇中醫醫院腎病治療中心官方網站下載救助申請表、填寫相關內容後到戶籍所在地居委會或(鄉)鎮政府及民政部門在表格上蓋章證明,病人攜帶相關資料到全國腎病援助辦公室申請,經審核通過後即可進行分批救助治療。

傳統醫藥
痛經有虛實不可亂用藥

林潔(湖南省中醫婦科學會副主任委員)

  女性在行經前後或經期出現週期性小腹或腰骶部疼痛,可伴噁心嘔吐、冷汗淋漓、手足厥冷,甚至出現暈厥,影響生活和工作,這種情況就是痛經。多數疼痛只發生在經期的第1~2天,可自行緩解,經期過後一切恢復正常。

  痛經分兩種,一種是生殖器官無病變的痛經,稱原發性痛經,又稱功能性痛經;另一種是由於盆腔臟器出現疾病,如子宮內膜異位症、盆腔炎等引起的痛經,稱繼發性痛經。原發性痛經多見於月經初潮後2~3年的青春期和未婚女性,繼發性痛經則常見於育齡期女性。痛經有虛實之分

  女性正常的月經是有規律的、週期性的子宮出血,是青春期後氣血充盛,血海按時滿盈而定期泄溢的表現。如月有盈虧一般,月月如期,經常不變。行經前可出現胸乳稍脹、小腹略墜、腰微酸、情緒易激動等表現,但不影響工作和學習,一般月經來潮後自消,為正常生理表現,不需治療。但如果經期不注意養生調護,易導致子宮局部的氣血流通不暢或子宮失於濡養,也就是中醫常說的「不通則痛」和「不榮則痛」。

  「不通」的原因很多,如果平時或經前常煩躁發怒或抑鬱生氣易導致氣滯;平時或經前、經期過食寒涼生冷之品,特別是冬天在經期過食冷飲、穿短裙、吊帶裝等或者夏天貪涼,長久呆在空調房內、腹部和腿腳部沒有注意保護,就特別容易感受寒濕並入侵子宮,導致寒與血凝結;如經期過食辛辣油膩之品或不注意經期衛生,如經期游泳、行房事,均易感受濕熱之邪,即細菌或病原體感染子宮。這些氣滯、寒濕與濕熱因素均可導致子宮的氣血運行不暢,自然就會「不通而痛」。

  其痛經的特點是經前或經期的第1~2天小腹疼痛,以絞痛、刺痛、牽扯痛為主,疼痛不喜歡按壓,嚴重的可伴有四肢冰冷、噁心嘔吐、出冷汗,經血往往不暢,顏色黯淡或有血塊;待經血通暢或血塊流出後,痛經的程度會緩解。我們將這種類型的痛經稱為實證痛經。

  「不榮」的原因也多種多樣,如素體稟賦不足、脾胃虛弱或大病以後,或減肥不食、營養不良,或熬夜加班,或房事過頻,均可導致氣血虛弱,精血不足,不能濡養子宮,無力推動氣血運行, 而發生「不榮而痛」。這種原因引起的痛經往往表現為月經將淨或經後小腹作痛,以隱痛、墜痛為主,腹部喜揉喜按,經血往往量少, 顏色淡, 可伴疲勞、心悸、頭暈、失眠等症。這種類型的痛經也被稱為虛證痛經。

用錯藥會加重病情

  腹痛之所以伴隨月經週期而發,是與經期及經期前後特殊生理狀態密切相關的。未行經期間,由於氣血平和,致病因素尚不足以引起子宮氣血瘀滯或不足,故平時不發生疼痛;經期前後,胞宮氣血由滿盈而泄溢,氣血由盛實而驟虛,子宮氣血變化較平時急劇,易受致病因素的干擾;加之體質因素的影響,導致子宮氣血運行不暢或失於濡養,不通或不榮而痛,經淨後子宮氣血漸複則疼痛自止。但若病因未除,素體狀況未獲改善,則下次月經來潮時疼痛又復發。

  痛經有虛實寒熱之分,治療時應根據自己的病因和症狀,以不同的藥物進行治療。一般來說,痛經以實證居多,虛證較少,亦有證情複雜,實中有虛,虛中有實,虛實夾雜者。這些情況非專業的醫師是不能判斷出的,故痛經應到醫院就診,在專業醫師的指導下治療,而不是隨便到藥店買藥服用。前面提到的女孩盲目買烏雞白鳳丸治療痛經就是這方面的誤區。

  烏雞白鳳丸是中醫傳統上用於調經止帶的名方,其使用範圍很廣,上了一定歲數的女性對烏雞白鳳丸都不陌生,它是用來調理兼治病的藥。烏雞白鳳丸包括烏雞、人參、黃耆、四物湯等20多味中藥,有補氣養血、調經止帶的功效,用於治療女性氣血兩虛、身體瘦弱、腰膝酸軟、月經量少、月經推後、帶下量多等疾病效果確實好。痛經是婦科常見病,雖然多數人症狀相似,但起因卻不盡相同。由氣血虧虛、腎虛引起的虛證痛經可以用烏雞白鳳丸治療,但如果是因氣滯、寒濕、濕熱等原因引起的實證痛經,使用烏雞白鳳丸的話,病情可能會加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