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持身材各國有秘笈

副刊

文/陳宗倫
肥胖日益成為全球性健康問題,如何才能保持好身材?美國《讀者文摘》最新載文,總結出多國保持身材的秘笈。
泰國:愛吃辣椒
美國營養協會前主席詹姆斯.黑爾博士表示,辣椒不但可促進新陳代謝,更關鍵的是減慢進食速度。進食太快,身體接收信號會變慢,不知不覺就會飲食過量。
巴西:愛吃米飯和豆類
巴西人機乎每頓飯都有米飯加豆類。
美國《肥胖研究》雜誌刊登的一項研究發現,與典型西方飲食相比,以低脂肪高纖維的大米、豆類為主食,可使超重風險降低14%。
印尼:定期禁食
印尼有定期禁食的文化,鼓勵從早到晚不進食。黑爾博士表示,專家不建議通過禁食減肥,但適度或間歇式禁食有助於打破導致肥胖的「無意識進食模式」(即在不經意間產生的進食行為)。
波蘭:在家吃飯
統計表明,波蘭人外出就餐費用只占家庭預算的5%,美國高達37%。健康飲食專家邁克爾.波倫表示,與去餐廳、吃速食的人群相比,在家吃飯能夠吃更多健康食物。
德國:每天吃早餐
75% 的德國人每天 吃早餐, 主要有水果、全麥穀物和麵
包。英國營養學家研究發現,不吃早餐的人更容易對高熱量食物大快朵頤。
荷蘭:愛騎自行車常吃鯡魚
荷蘭自行車數量1800萬,超過其總人口的1650萬。54%的荷蘭人購物、旅遊和工作等日常活動都騎自行車,人均年騎行約871公里。
他們還對鯡魚情有獨鍾,每年吃掉大約8500萬條鯡魚。這種深海魚含有大量Ω-3脂肪酸,可降低皮質醇水準,防止體內脂肪堆積。
瑞士:把牛奶麥片當早餐
瑞士人的早餐常常是一杯牛奶、適量燕麥片、水果和堅
果。富含纖維的早餐有助減緩消化,延長飽腹時間。一些人的晚餐也是此類清淡食物。
俄羅斯:種菜
俄羅斯人愛種蔬菜水果。種菜增加了運動量;自己種的食物也更健康、營養,幫助保持身材。
馬來西亞:愛吃咖哩
馬來西亞咖哩的最大特色是又香又辣。美國塔夫斯大學研究發現,咖哩的主要成分薑黃粉可幫助燃脂。炒菜或吃其他食物時,加點咖哩有益減肥。
南非:常喝「如意寶茶」
(也稱「南非博士茶」) 這種茶本身就有甜味,不需要加糖。自然醫學專家弗雷德.佩斯凱特博士表示, 「如意寶茶」中富含兒茶酸等物質,可降低肥胖風險。
匈牙利:愛吃泡菜
匈牙利人不僅愛醃黃瓜,還愛吃醃製的柿子椒、白菜和蕃茄等。瘦身功效可能與這些泡菜中的醋密切
相關。多項研究表明,醋的主要成分醋酸可降血壓、血糖,抑制脂肪堆積。
挪威:週末家庭旅遊
週末,全家一起出遊是挪威的傳統。夏季徒步旅行、冬季越野滑雪是他們熱衷的事。
印度:練瑜伽
研究發現,瑜伽不僅可減輕壓力、增加身體柔韌性,比起其他運動,更能降低身體品質指數(BMI)。瑜伽最好空腹練習,可鍛鍊肌肉、促進新陳代謝。
日本:充電式午睡
日本人有中午小睡20分鐘~30分鐘的習慣。越來越多證據表明,長期睡眠不足會增加肥胖機率。美國睡眠專家詹姆斯.馬斯表示,缺乏睡眠時,負責調節代謝的激素「瘦素」水準會降低,容易飲食過量。
墨西哥:午餐最豐盛
墨西哥人習慣午餐吃得最多、最豐盛,用餐時間通常在下午2時~4時。他們晚餐吃得少,有益於控制體重。
法國:享受家庭晚餐
據調查,92%的法國家庭每晚與家人共餐。法國人認為全家人共進晚餐是一種享受,可以悠閒地傾心交談,減慢用餐節奏,也更容易產生飽腹感。
芬蘭:徒步旅行
源於野外滑雪的「北歐式行走」(持專用手杖徒步)是芬蘭人最喜愛的戶外活動。
這項運動可鍛鍊肩部、手臂和身體核心肌肉群,每天多消耗20%的熱量。

無迴響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副刊
結核病的歷史與文學隱喻

文/慕景強

  在人類與疾病抗爭的歷史上,有一種疾病曾經是不治之症, 在當時被稱為「白色瘟疫」。

  這種疾病就是結核病。幾天前,第23個世界防治結核病日剛剛過去。這個古老的疾病,

  確切的起源在今天已不可考。考古學家發現,在德國的海德堡石器時代人的第4、5胸椎有典型的結核性病變,證明了距今7000年以前的古代已經有結核性疾病。而最早關於結核病的文字記載,應該首推古希臘醫學家希波格拉底(西元前460~前377年),他第一次詳細記載了肺結核,而且認為結核病是傳染性疾病。

  但就是這樣一種在當時如此可怕的疾病,有相當一段時間, 歐洲人卻以得此病為時尚。不僅如此,結核病在全世界的文學藝術作品中的呈現也在一段時期內極為盛行,其表現方式和內容甚至成為一道獨特的風景。那麼,這其中究竟包含了怎樣的社會心理和文學隱喻呢?

文學作品曾賦予肺結核一種浪漫的想像

  人類雖早在幾千年就發現了結核病和其傳染性,對它的認識也在逐漸深入,但防和治的措施一直沒有得到根本性的改觀,因為直到18世紀中葉,結核病的危害還沒有足以引起社會的恐慌。

  18世紀左右,歐洲女性,尤其是貴族女性的衣著時尚是大裙撐、緊身衣,審美觀中也以白膚為美。所以,很多人為了所謂的「美麗」而節食、受凍,很容易患上肺炎和肺結核。有一段時間,大家甚至以得了肺結核後顯露出的蒼白面容為時尚,還有些人主動去患病。那個時期,歐洲人的平均壽命只有35歲。

  這個時期,人們關於結核病的浪漫想像源於對這一疾病本質的不瞭解。肺結核病雖然是不治之症,卻帶給了藝術家們無盡的藝術靈感。在作家的筆下,肺結核是多愁善感、才華橫溢的象徵,
往往帶有美化死亡的效果。這一方面歸功於當時「崇尚」肺結核的社會風氣,一方面更是和肺結核自身特殊的病症表現分不開。

  肺結核病有大量可見的症狀,如發熱,伴著顏面潮紅、易激惹、心悸等,還有咳嗽、咳血、胸痛、呼吸困難等症狀。

  因此,肺結核常常被看作慾望的象徵,大多數的創作者把結核病看作是一種能使患者變得性感起來的疾病。從西方浪漫派文學開始,肺結核病被想像成一種愛情病:小仲馬的名著《茶花女》中的女主人公瑪格麗特體現了一種頹廢美;中國古典名著《紅樓夢》中的林黛玉低熱而緋紅的雙頰亦反映出結核病患者病態的柔美。

  為什麼肺結核被賦予了一種浪漫的想像,並成了一種時尚? 首先, 當時醫學尚不發達,人們對肺結核基本病理的不瞭解為文學家們提供了想像空間。此外,結核病之所以被看作文雅、精緻和敏感的標誌,也和社會階層的變動緊密關聯。

  工業革命前夕,貴族階級逐漸喪失經濟和政治地位,而這種流行的審美恰恰主要來自這一人群,因此結核病就成為他們寄託被壓抑的慾念的載體。而在中國古代,有很長一段時間,文人界最高層面的審美是「病態的美」,如高雅文人們喜歡的梅花,被扭曲了的盆景,園林中怪石等等。

  結核病之所以受到文學家、藝術家的垂青,可能還有一個原因是,這種疾病的確古老,其危害的範圍廣,受害人數多,對人類的威脅大,創作者們將敏銳的目光聚焦到結核病,以此為線索展開他們對生活的觀察和對社會的思考。

  在19世紀及其以前的文學中有很多對肺結核的描寫, 而且很多作家自己就是肺病患者,大多數人都曾被這種緩慢而無情的疾病奪去親人或朋友。在體力勞動者中,患結核病的多為居住環境和經濟條件都比較惡劣的城市貧民,而在腦力勞動者中,患結核病的多數是生活沒有規律,精神壓抑、心情憂鬱的浪漫藝術家。

  因此有人說,肺結核是藝術家的疾病。如19世紀享譽英國文壇的三姐妹,著有《簡‧愛》的姐姐夏洛蒂,著有《呼嘯山莊》的妹妹艾米麗,著有代表作《艾格尼斯‧格雷》的小妹妹安妮,都因結核病而英年早逝。歷史上,還有濟慈、蕭邦、契訶夫、拜倫、卡夫卡、勞倫斯、雪萊、席勒等很多名人,也都因結核病而早亡。

中國作家呈現了人們患結核病的真實圖景

  工業革命之後,城市化發展加速,大量湧入城市的人們,生存條件卻沒有得到相應的改善。19世紀,結核病在歐洲和北美大肆流行,貧苦人群成為主要入侵對象。據統計,從滑鐵盧戰役(1815年)到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1914年)前的近100年間,20歲~60歲的成年人中,肺結核的死亡率是97%。

  隨著結核病危害的波及越來越廣,程度越來越深,人們對它的研究與應對也在逐步推進。

  1882年,德國細菌學家科赫( 1843~1910) 發明了一種新的染色方法—抗酸染色法,可使隱身的結核桿菌在顯微鏡下暴露原形。1882年3月24日在柏林生理學大會上,科赫鄭重宣佈他找到了結核病的病原體—結核分枝桿菌,為人類戰勝結核病明確了戰鬥目標,也為全球控制結核病樹立了第一個里程碑。 

  然而, 雖然結核病的病理原因大白於天下,但有效的治療方法還尚未找到。在這之後,人們在19世紀以前對肺結核的美化和各種浪漫詩意的聯想也逐漸隱去了,文學作品中的結核病有了新的隱喻,這在現代中國文學作品中體現得尤為顯著。中國作家們都不約而同地賦予這種病症一種更為強烈的社會文化思想的本質性內涵,更加凸顯了這種病的壓抑、絕望和死亡氣息和對社會現實的觀照。

  縱觀20世紀上半期的中國文學作品,不難發現其中有很多主人公都是肺病患者,如魯迅《藥》中的華小栓,茅盾《追求》中的史循,巴金《家》中的錢梅芬,曹禺《日出》中的陳白露、黃省三,林語堂《京華煙雲》中的曾平亞、紅雲,張恨水《春明外史》中的楊杏園,郁達夫筆下的於質夫,丁玲《莎菲女士的日記》中的沙菲,沈從文《三三》中的來鄉下養病的年輕人,
蕭紅《小城三月》中的翠姨,等等。

  在這些中國作家的筆下,肺結核患者大都帶有相當明顯的恐懼感、絕望感和死亡氣息。作品中對結核病自然主義的描寫仍然是一種隱喻化的過程,因為在當時的中國,得了肺結核實際上就是宣佈了死亡,在中國作家筆下,呈現了當時人們患結核病的真實圖景。

  1921年,法國醫生卡美特(A. Calmette)和獸醫介雲(C.
Guerin)研發「卡介苗」,發現了預防結核病的主要手段;1944年,鏈黴素發明;1952年,美國和德國報告異煙肼為極有效的抗結核藥物,為有效地治癒結核病開闢了新的紀元。

  這些人類與肺結核抗爭史上取得的里程碑式的勝利, 讓全球肺結核患者數量大為減少。文學作品中的肺結核也逐漸改變或失去了它原有的象徵意義。反映當代現實的文學藝術作品中已經鮮少看見結核病患者的形象。

  1982年3月24日,在科赫發現結核桿菌100周年的日子裡,世界上第一個「世界結核病紀念日」被確立起來,目的是引起公眾對結核病的重視,呼籲各國政府加強對結核病防治的支持。1995年底,世界衛生組織決定把每年的3月24日定為「世界防治結核病日」,世衛組織曾提出目標:希望到2000年,結核病不再成為威脅人類健康的主要病種。

  事實上,人類過於樂觀了。近些年,結核病大有死灰復燃之勢,世界許多地區的肺結核防治系統遭到破壞;愛滋病患者和感染者增多,愛滋病人感染肺結核的概率是正常人的30倍;多種抗藥性結核菌株產生,增加了肺結核防治的難度等。結核病向人類發起了新一輪的挑戰。

  據世界衛生組織官網介紹,2016年,全世界有170萬人因該病死亡。我們也可以從世界防治結核病日的宣傳主題「開展終結結核行動,共建共用健康中國」中讀出:防治結核病我們仍須努力,徹底消滅的目標依然任重而道遠。__

Uncategorized
耄耋之夢(二)北京之旅

一九五零年, 因大哥工作調動至中央輕工業部,我們全家移居北京。當時我讀高一,但期中無法插班,只好就讀於東單三條一個天主教聖心外國語學校。一學期下來,連一個中文都用不著。上海震旦女中的神父校長又要我回滬校繼續升學,於是我隻身回上海,住進姆姆修道院宿舍繼續隨原班上課。在北京僅僅一整年不到,後來也就寒暑假回來過。這一恍至今已差不多七十年了。在我遙遠的印象中,只記得學校左邊不遠是協和醫院和她屋頂綠色的琉璃瓦。離家不遠的東單小市是天安門廣場的前身。據說都是些太監從宮中偷出來的小玩意兒。最難忘的是冬天到北海溜冰、摸一摸鮮豔五彩九龍壁上的每一條龍。忘不了前門外的大碗茶,從高舉的長嘴大茶壺傾瀉而下。清涼的茶水沽嚕沽嚕吞下去,甭提有多爽了!頤和園印象中只有三件未忘,日照的十七孔橋,大石舫和專為慈禧太后看戲的大戲臺。1983年我又來一次北京辦理出國簽證。由於是親屬團聚,移民何時再回來不得而知,心中突然有一個衝動:一定要去一次長城,不到長城非好漢。我在長城上走得很遠。邊走邊想,長城呀長城,這次出關何時回?前途茫茫誰得知。多少個問號浮在前面,剛剛安定的心又起波濤。再見了長城!再見了北京!別了,我的祖國!。1983年移民美國,2019年回北京探親。近70年的離別,今日歸來是悲喜難述。但一種被抱入懷中的親切感,使我流下了老淚。這次回京有兒子陪同我,住入長安街一號的君悅酒店。拉開窗簾,居高臨下一片灰暗的屋頂和建築,突然有一小片墨綠色的屋頂刺激了我的眼球。哇!協和醫院的綠色琉璃瓦屋頂,對麼?怎麼這麼小呀?!再仔細觀察,在她邊上有棟幾十層樓的近白色大建築:這是協和醫院。後來聽說這綠色琉璃瓦的小建築是一個科了。兒子問我,“你的學校呢?” “我的學校在東單三條。”早上起來,迫不及待地走出酒店後門。沒幾步走到東單三條, 朝南走找尋我的母校School ofSacred Heart。我們失望了:連影子也沒有。穿過東單三條繼續朝西走,左手邊有狗不理包子店,稍前些是北京鼎鼎有名的全聚德烤鴨鋪。北京烤鴨,我不得不多寫幾句。在我小的時候去過的烤鴨店是前門外全聚德。印象中是個木結構的大堂,木桌、木板凳。似乎還記得可以看到高爐明火烤鴨子。印象中跑堂的都是男的,白色裙肩上還搭上一條白色布巾。熱情吆喝一聲,招待客人入坐。大圓桌上已有一大盆整齊的蔥白段,一碗降紅色的甜蜜醬。記不起是否是當面削切、還是在廚房準備。只見一大盆一片片醬紅透明的薄皮,覆蓋在黃澄澄的油脂和鴨肉上。此時桌子又出現一籠熱氣蒸騰的荷葉雙層包子。迫不急待打開荷葉包,刷上一小匙甜醬,加三四根蔥白,放上一塊大的或兩塊小的全鴨片,把荷葉合攏。正好手掌一把握住,張開大嘴就朝裡塞,上下齒一打架,舌上的味蕾立即開放。配合這香脆油滋滋又鮮嫩的鴨肉,組成一個口腔交響樂。真是搖頭晃腦的享受!即使我此刻回述,也還是感到其樂無窮。如今王府井正宗北京全聚德烤鴨店的門面是清朝宮廷式建築的縮影。門外每晚都是車水馬龍。每層的餐廳總有上百個大小不同的桌面。上五樓出了電梯,即見三四排凳子。上面坐滿了人等叫號就座。幾位穿現代宮庭旗袍的美女叫號帶位。我不太欣賞鴨子,失去唐朝美女的豐滿;也不喜歡餐廳中不中不西的改革。不過到北京不吃烤鴨,妄來北京一次。我在北京25天,大小宴會共吃過九次烤鴨。雖在不同餐館用餐吃烤鴨,但大同小異。蔥白條裝在精裝的長瓷蝶四小格中一格,其他還有烏笱、甜蜜醬及其他小菜。另外是一小籠包春捲皮,包好也沒有春捲長。說實話缺少了些什麼。老話不提了,北京烤鴨冠名全聚德,聞名全中國。(待續)__

副刊
英國人每12分鐘看一次手機

文/喬穎你對手機的依賴度高嗎?英國電信局最新統計資料顯示,英國人平均每12分鐘就要看一次手機;16歲至24歲年輕人中,18%每天玩手機超過7小時,相當於一週中有整整兩天時間被手機「霸佔」。統計顯示,智慧手機如今已成為人們上網的主要方式,16歲至24歲年輕人中年,95%用手機上網,這一比例明顯高於其他年齡段的英國人。英國電信局的統計還顯示,英國65歲以上人群中,每週使用手機超過50小時的人數比例為1%,55歲至64歲人群中這一比例為6%。相關專家擔心,如此持續使用電子設備會對人際關係、生產力和心理健康產生負面影響。數碼健康諮詢公司創辦人塔尼婭‧古丁對英國《每日電訊報》說: 「不僅如此,接觸電子螢幕時間太長,還會對幸福感產生負面影響。」為幫助人們緩解手機成癮,已經有機構行動起來。比如,挪威一家企業推出一款手機程式,人們可以用「離線時間」換取飲料、食物或旅行等獎勵,這些實物獎勵來自贊助商。據稱,在挪威,大約有12.5萬名學生使用這款程式,在英國,也有約10萬年輕人使用。